作者:叶孟明

  一、芜湖古称鸠兹的由来

  芜湖是个历史悠久的古城。最早的行政建置,据现存古代文献记载,是春秋时期吴国的鸠兹邑。《左传》襄公三年(公元前五七〇年)载:“楚子重伐吴,为简之师,克鸠兹,至于衡山。”晋杜预注云:“鸠兹,吴邑。在丹阳芜湖县东,今皋夷也。”《后汉书・郡国志》“芜湖”注:“鸠兹意指鸠鸟棲息繁殖之所。”《安徽通志・舆地志》载:“鸠兹港,芜湖县东四十里,入于长江,或以为古鸠兹也。《左传》楚伐吴,至鸠兹,杜预以为皋夷,今作勾慈,以音相近而讹也。”民国《芜湖县志》记载相同,又云:“芜湖县德政乡有勾慈社,即鸠兹之讹也。”关于衡山,杜预以为在浙江乌程,距今芜湖县之鸠兹太远,与具体情况不合。按《太平御览・地部》引山谦之《丹阳记》云:“丹阳县(治所在今安徽当涂县正北小丹阳镇),东十八里有横山,连亘数十里。或云:楚子重至于横山是也”。《芜湖县志》亦载:“似即今当涂之横山,盖横与衡本通也。”

  关于鸠兹在今何处,《芜湖县志》、《太平府志》载有在芜湖县东四十里、三十五里、三十里及在咸保圩诸说。北大教授侯仁之于一九七八年曾亲领研究生作了实地调查,到了芜湖县黄池镇南一里见一土墩,为古城遗址,当地群众称为“楚王城”,因而认为此地即古鸠兹城。这里曾发现印纹硬陶、绳纹陶片、简瓦残片及五铢钱,安徽省博物馆同志鉴定为汉代物,汉芜湖县治所当亦设于此。

  春秋吴、楚争夺此地是有原因的:因为它扼中江要冲,中江即今之青弋江(一说青弋江中段始为古之中江,相传伍子胥伐楚时开挖,至今民间仍有称此段江流为“胥溪”者。),为东通吴越,西达楚国的一条重要河流。《汉书・地理志》“丹阳郡芜湖县”下注云:“中江在县西南,东至阳羡(今浙江吴兴)入海。”《读史方舆纪要》载:“今县河(即青弋江)东达黄池,入丹阳、石白等湖,至银林堰,乃中江故道也。苏常(今江苏苏州、常州)承中江下游,常病漂没。及五堰筑(唐末杨吴时筑),而中江不复东,宣歙之水,皆由县西达于江。”楚兵东伐,先占鸠兹,继续东进到横山(今属当涂),是符合地理形势的。

  周元王四年(公元前四七二年)越王勾践平吴。鸠兹亦属越国,楚威王六年(公元前三三四年)楚大败越,杀(越)王无疆,尽取故吴地至浙江。”(《史记・越世家》)于是鸠兹属楚。秦王赢政二十四年(公元前二二三年)灭楚,以楚地为楚郡。二十六年完成统一,分天下为三十六郡,将楚郡分为九江郡、鄣郡,会稽郡,(一说鄣郡是汉初置)而鸠兹属鄣郡丹阳县。刘邦、项羽的起义军灭秦,公元前二〇六年,项羽分封诸侯,以鄣郡属九江王英布。西汉初期,郡国并行,鄣郡先后属于楚王韩信、荆王刘贾、吴王刘濞、江都王刘非、丹阳候刘敢、广陵侯刘成。(《史记年表》)

  二、汉武帝时设芜湖县于鸠兹

  汉武帝元封二年(公元前一〇九年)改鄣郡为丹阳郡,领县十七,内有芜湖县。(《汉书・地理志》)这是芜湖作为县名的开始。原来这个地方有一湖泊名“芜湖”。宋乐史《太平寰宇记》载:“芜湖”(水名)长七里,蓄水不深而多生芜藻,故曰芜湖,因以名县。”宋代李昉等编的《太平御览》引《宣城图经》曰:“芜湖山在(芜湖县)西南,山因湖名之。汉末于湖侧置芜湖县,以其地卑,蓄水非深而生芜藻,故以名县焉。”

  汉芜湖县在哪里?顾祖禹说:“芜湖故城在芜湖县(指明代县城)东三十里古鸠兹。”《芜湖县志》载:“汉芜湖城当在咸保圩。”咸保圩在今芜湖市东约三十五里,位于水阳江之南。但光绪中重修《安徽通志・舆地志》载:“芜湖(水名),在芜湖县西南十五里,源出丹阳湖,过黄池,合五丈湖、路西湖诸水,至县入江。蓄水不深而多芜藻,故名。”清康熙《太平府志》记载相同。这样说,县城在湖侧,湖又在县西南。这些记载是否有矛盾?应该怎样理解?因为古代作为湖泊的芜湖,从大小荆山以东到古鸠兹处都是湖泊。后来农田建设发展,出现许多圩田,湖泊的面积渐渐缩小,只剩下一个小湖在小荆山之东。所谓“湖侧置芜湖县”,当是指古代芜湖(水名)之侧。

  汉武帝元封五年(公元前一〇六年),分天下为十三刺史部(监察区),丹阳郡属扬州刺史部。东汉时期,芜湖县仍属扬州丹阳郡。(康熙《太平府志》)

  三、东吴时,芜湖县治始迁今北门鸡毛山

  东汉末年,芜湖县属孙吴。孙权在黄武中(公元二二二——二二九年)将芜湖县治由水阳江南向西移到青弋江下游,即今鸡毛山高地,靠长江边。

  为什么县治要移到长江边呢?因为孙权原驻扎在京口(今江苏镇江市),后迁秣陵(不久改称建业,今南京市)。孙吴凭长江之险立国,所以对沿江地区很重视。刘备曾经对孙权说:“江东先有建业,次有芜湖。”(《南齐书・州郡志》)为着保障建业,芜湖县治就迁到长江边了。此后,孙休永安中(公元二五八——一二六四年)在芜湖县置故鄣郡。西晋时,芜湖县仍属扬州丹阳郡。(康熙《太平府志》)

  东晋、南朝偏安江左。当时从北方南迁的人民与士族多相聚而居,保持原籍。统治集团为了缓和南北士族的矛盾,争取他们的支持巩固政权,设置了一些侨州、侨郡、侨县。所谓侨置就是把彼处的地名移置此处。东晋南朝的统治区限于南方,却在北方南迁的人们聚居之地设置一些州、郡、县,仍用北方地名,甚至一地有几个州、郡、县,有官而无辖地;又或分或合,或废或复。所以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载:“盖自晋成帝以来,州郡类多侨置,损益离合,不能悉详。”就芜湖县地方说,除保存扬州丹阳郡芜湖县外,东晋成帝咸和四年(公元三二九年)侨立豫州于江淮之间,而州治设在芜湖县。(西晋豫州辖地相当今河南省东南部及安徽省淮北一部分,州治在项城)。以后或设在历阳(今和县),或设在寿春(今寿县),八十多年后才以寿春常为豫州治。(见《南齐书・州郡志》)晋成帝时又分丹阳县境(今当涂县)侨立淮南郡(西晋时辖地相当今寿县至和县一带,不包括今六安地区、安庆地区及巢县),郡治在于湖。东晋孝武帝宁康二年(公元三七四年),以上党郡(西晋时辖地相当今山西省东南部)流民侨置襄垣县(原在今山西省境内)于芜湖县西南,并立上党郡,属于侨置的南豫州(州治在姑熟,今当涂县)。后省去上党郡为县。

  四、东晋末,取消芜湖县,于湖县仍存

  东晋安帝义熙九年(公元四一三年)省去芜湖县,其地并入襄垣县。(见《续通典》)宋文帝元嘉九年(公元四三二年)又省去上党县,并入襄垣县。历南齐、梁、陈三朝,襄垣县与于湖县都属于南豫州淮南郡。这里有一个问题:有些古人记载“芜湖即于湖”,但据《晋书・地理志》、《宋书・州郡志》中淮南郡下并列有芜湖县、于湖县,可以证明这是两个县。这两个县有什么联系呢?《宋书・州郡志》载:“于湖令,晋武帝太康二年(公元二八一年)分丹阳县立,本吴督农校尉治。”汉丹阳县在今安徽当涂县地,本与芜湖县境相接。《读史方舆记要》载:“于湖城,在府治(明太平府治在今当涂县城)南三十八里。”说明于湖县是原丹阳县之南境,与芜湖县连接。据侯仁之教授指导的调查,于湖城可能在今芜湖县王𤰙;又民国《芜湖县志》引唐朝魏王李泰主编的《括地志》云:“(芜湖)县东四十里有圩,曰咸保,古丹阳于湖县址。”也可能于湖城即在今芜湖县东咸保圩一带。但这两个地点都在芜湖县境内。为什么史志载于湖湖是分丹阳县境设置的,而实地调查与《括地志》所记县治却在芜湖县境呢?这里须要仔细分析一下:于湖县与芜湖县是紧紧相连的,它的县境大部分是在原丹阳县地,而作为县治的于湖城设在邻近的芜湖县的东境是有可能的。加上东晋侨置豫州在芜湖,淮南郡在于湖,刘宋又侨置南豫州在于湖,当时的芜湖、于湖都属于这些州、郡管辖的,所以于湖城也可能是东晋时作为县治而在芜湖县境。

  隋朝统一后,对地方行政区域加以调整,裁并不少郡县,规定地方分州(后称郡)县两级,取消了大州。襄垣、于湖都并入蒋州(后名丹阳郡,治所在今南京市)所属的当涂县。唐初,芜湖是一个镇(巡抚注:此处有误,唐初芜湖因为地处军事要冲关系紧要,设立军镇,属于军事管制区,与县同级或高半级,但与郡县并无隶属关系。),在长江边,属江南道宣州当涂县。唐肃宗时,当涂县改属升州(治所在今南京市),复改属宣州(治所在今宣城县)。唐末期昭宗时又改属升州。

  五、唐昭宗时复置芜湖县

  据《读史方舆纪要》卷二十七载:唐昭宗大顺中(公元八九〇——八九一年)杨吴(吴王杨行密)复置芜湖县,属升州。《太平府志》载:“唐哀宗天四年(公元九〇七年),杨吴割当涂五乡、宣城二乡,复置芜湖县,隶宣州。”《文献通考》载:南唐烈祖李昪升元中(公元九三七——九四三年)改杨吴之金陵府为江宁府,置芜湖、铜陵、繁昌三县。《十国地理表》载:南唐析当涂县置芜湖县。这些记载虽然对芜湖县复置的年代有所不同,但芜湖县自晋以来并入襄垣、当涂,历五百余年又恢复了。县城在今芜湖市神山以南,青弋江以北。

  六、芜湖与江南经济的发展

  芜湖县之所以得到恢复,与江南经济发展是分不开的。经过东晋、南朝近三百年间,来自中原地区的人民与江南土著共同辛勤地开发江南,因而使江南地区“良畴美柘,畦垅相望,连宇高甍,阡陌如绣。”(《陈书・宣帝纪》)。到了唐代,江南经济进一步发展。据《新唐书・地理志》统计,唐朝兴修的水利工程有二百六十九项。而江南道有七十一项,居全国十道的首位(引自韩国磐《隋唐五代史纲》)。到南唐时,“江淮间旷土尽辟,桑柘满野,国以富强。”(《资治通鉴》卷二七零)。手工业商业亦有发展。芜湖地处“江津之要”(宋史《太平寰宇记》),正如宋代杨颢诗所云:“山连吴楚周遭起,水会湖湘汹涌来,”境内水道纵横,有利于灌溉,因之它的地位不容忽视。自唐迄今,县治历代不废。

  宋太祖开宝八年(公元九七五年)取江南,以芜湖县属宣州。宋太宗太平兴国二年(公元九九七年)以芜湖县改属太平州(治所在当涂),后来在州、军(地方单位)、县之上设路,而太平州属江南东路。此后历元、明、清三朝,芜湖县皆属“太平”,惟元代升太平州为路,属江浙行省;明代以太平路为府,属南直隶(即南京);清初改南直隶为江南省,康熙中、江南省划分为江苏、安徽两省,而太平府属安徽省。(《安徽通志》)

  七、宋代开始筑芜湖县城

  宋代芜湖县经济有所发展,兴筑了大量圩田,著名的万春圩即在宋仁宗嘉祐六年(公元一〇六一年)重修,使十余万亩土地成为良田。南宋时江南东西两路“有茗荈(即茶)、治铸、锦、秔稻之利;岁给县官用度,盖半天下之入焉。”(《宋史・地理志》)显得芜湖在政治经济、军事地位上,日益重要,因此宋代开始在芜湖筑城。“宋城不知筑于何年,至宋高宗时方毁……观林和靖过芜留詠诗云:‘山掩县城当北起,渡冲官道向西流’,则其位置与今无甚出入。今北门外高城坂,东门外鼓楼岗等处,皆为故城遗址。明初筑城,收缩甚多,则宋城之大亦可想见。”(民国《芜湖县志》)由此可知宋城至迟在林和靖生存的年代(公元十一世纪初)已经建成,而且范围比明城大。至南宋高宗建炎年间(公元一一三〇年前后)毁于兵乱。孝宗淳熙七年(一一八〇年)重建城垣,至元顺帝至正十五年(公元一三五五年)又被兵火所毁。一直到明代前期,芜湖虽设县署,却没有城垣。

  明代,芜湖的经济得到恢复和发展。因为它的附近是稻米产区,皖南所产的木材、货物,多通过水道汇集于此地,再入长江运销别处;同时长江上中游四川、湖北、江西的货物东下,下游的货物西上,皆经过芜湖。所以清初顾祖禹说:芜湖“今商旅骈集,明天启中置榷关(即收税所)于此。”明中期以后,我国东南地区手工业中出现了资本主义的萌芽,芜湖成为浆染业的中心和炼钢的基地。随着经济的发展和防卫的需要,明神宗万历三年(公元一五七五年)重新建筑了城垣,仍在宋城位置而范围缩小,周围七百三十九丈,其旧城垣地基即今环城路。而实际建城区东起大垄坊,沿青弋江北岸一直向西伸展到江口,形成著名商业区“十里长街”。清顺治十五年(公元一六五八年)就明城基重修,划长街于城外,周围五里。此后随着手工业、商业的发展,街市逐渐扩大。

  八、清光绪二年芜湖辟为通商口岸

  自一八四〇年鸦片战争以后,中国逐步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芜湖是水陆交通的枢纽和货物的集散地,就成为帝国主义侵略的目标之一。清光绪二年(公元一八七六年)英国和清朝订立《烟台条约》,增开宜昌、芜湖、温州、北海为通商口岸;并规定租界内洋货免收厘金,洋货运入内地只纳子口税(进口货在海关交纳正税后,运到省的税关再交半税,叫子口税),全免各项内地税。第二年,英国设领事于芜湖,与清官吏订立“租界约”,划出租界区:东起普潼塔,西至江边,南起陶沟,北抵弋矶山麓。(王铁崖:《中外旧约章汇编》)接着,俄、法、日、美等帝国主义者也来到芜湖。清光绪三十年(公元一九〇四年),芜湖关道台童德璋和英国领事柯韪良议定《各国公共租界章程》十条,把上述“租界区”作为各国公共通商租界。(民国《芜湖县志》)于是帝国主义者在芜湖倾销商品,掠夺原料,控制长江水运;同时外国传教士在芜湖设立教堂、学校、医院,分布于鹤儿山、二街、长街、凤凰山、狮子山、范罗山等处(民国《芜湖县志》),进行文化侵略。封建官僚、买办把广州等地的米商从镇江拉来芜湖开设米号,芜湖遂成为“四大米市”之首。芜湖市区遂由青弋江岸扩展到长江岸边。据清宣统二年(一九一〇年)丈量,建成市区由县城向西北扩展约有二点五平方公里。(民国《芜湖县志》)此时民族资本在芜湖有些发展,但因帝国主义、封建官僚、买办势力垄断市场,使民族工商业受到摧残。

  民国建立后,废除州府,地方行政机构为省、县两级。民国三年(公元一九一四年)增设道。安徽省分设三道,芜湖道治所在芜湖县,辖皖南地区。又设皖南镇守使驻芜湖县。民国十七年(公元一九二八年),国民党政府废除道,县直辖于省。民国二十一年(公元一九三二年)国民党政府于省下设行政督察专员公署,并以专员兼该地区保安司令。当时安徽省分十个行政督察区,芜湖县先后属于第二、第九、第六等区(俞顶贤《安徽行政区划概述》)

  九、新兴的芜湖市

  一九四九年四月二十四日凌晨,芜湖解放。是年五月十三日设皖南行署,驻芜湖市,辖芜当、池州、宣城、徽州四个专区和芜湖市,芜湖县属芜当专区(即芜湖专区)领导。从此芜湖市与芜湖县分开。一九五二年四月十二日,撤消皖北、皖南两行署,置安徽省。同年八月二十五日,省人民政府成立,辖五市七专区,芜湖市为省辖市之一。此后,芜湖市除两度归芜湖专区领导外(一九六○年至一九六一年三月,一九六五年七月至一九七三年二月),则均为省辖市。一九八〇年一月芜湖县划归芜湖市领导,四月十日芜湖市辟为对外贸易港口。一九八三年八月十日,国务院批准将原属宣城地区的繁昌、南陵、青阳三县及九华山管理处划归芜湖市领导。(见历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区划简册》及俞顶贤《安微行政区划概述》)

  解放以来,芜湖市区有较大的扩展。西向跨长江是我国最大的内河煤港裕溪口,一九五四年划归芜湖市;北向伸到四合山区;南向扩展到青弋江南岸。市区面积在解放前夕为七平方公里,现在己发展到二十三点四平方公里。连所辖四县及九华山管理处合计,总面积共达四千四百九十八平方公里,其中市区面积为二百零三平方公里(含市郊)。更为重要的是,芜湖市已经成为新兴的轻纺工业城市,拥有五百三十五家工厂企业;水陆交通远胜昔日,芜湖港已成为长江沿岸著名的大港之一;向北有淮南铁路,东西有宁铜铁路,向南有皖赣铁路;公路四通八达。

  以上是芜湖市的建置沿革及城垣演变的概况。解放以前,芜湖市与芜湖县是在一起的,上述材料中包括着市县的建置沿革,不能分开。

  历史悠久的芜湖,得天独厚,是水陆交通的枢纽,有腹地雄厚的经济潜力,是轻纺、机械、电子、化工、建材和冶金工业俱全的重要城市,在党的对外开放、对内搞活经济的政策指引下,迈步向前,方兴未艾。

最后编辑:2022年03月29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