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何世琨,徐则浩整理
(一九八〇年六月十四日于南昌市何世琨同志宿舍)

  整理者注:何世琨同志,安徽合肥人。1899年生。1917—1921年间,为宣城安徽省立第四师范学生,任学生自治会会长和宣城学生会会长,继又任过宁国府属六县学生联合会会长。现任江西省政协副主席,全国五届人大代表。
  这篇口述材料,主要反映了:(一)宣城第四师范学生运动的情况;(二)恽代英在该校任教期间进行革命活动情况。

  五四运动前后,我在宣城安徽省立第四师范读书。该校是五年制的师范学校。我在一九一七年(民国六年)入学,当时校长是鲍光照(芜湖人),直到一九二一年冬(寒假)被新来的校长李康源(和州人)开除了。一九二一年春,宁国府属六县学生联合会成立后,我当过会长(宣城是旧属宁国府所在地)。

  在军阀统治下,师范教育搞得很腐败,师范学校校长号为二等厘金缺。当时只有师范学校为官费待遇,规定师范生的伙食每月三元五角,但是层层克扣、层层盘剥,最后我们只能吃到一元五角左右。学校当局还用迟开学、早放假、延长假期的办法从中贪污,主要搞学生的伙食费。

  在五四运动影响下,宣城的学生运动也开展起来了,成立了宣城县学生联合会。当时宣城的中等学校,除了省立第四师范外,还有省立八中、皖南中学、蚕桑学校等。四师闹学潮打了先锋。一九二〇年暑假前后,斗争比较激烈。校长张和声(伪省议会议员)劣迹甚多,学生们对张也不满。伪教育厅派杭克严(杭是安庆讲武学堂毕业的武人)来当校长,想用军阀势力压倒学生,没有得逞,反而激起了学生们的愤恨。开展“拒杭运动”,并通电全省、全国,反对武人长校。一九二〇年(民国九年)九月九日,由当地县长出来保驾,杭克严强迫进校,学生极为愤怒,扣起杭克严,并由童子军站岗看管,这就是四师学潮发展达到高峰,即所谓“三九”运动。最后,当局被迫答应学生代表的某些要求,才把杭放了出来。伪教育厅又派督学江辛(江是坪)当校长,学生们认为他是官僚,仍不满意,又派一个姓陈的科长来当校长,又被我们抵掉了。总之,一九二〇年暑假前后,我们连续驱赶几个官僚任校长,可见斗争的激烈,也说明当时学生运动的力量。不久,才由章伯钧来当校长。

  章伯钧是安徽桐城人(现属枞阳县),一九一九年前在武昌高等师范英语系毕业,同恽代英认得。一九一九年,章伯钧在宣城四师曾任教,同校长周少庵(泾县人)搞翻了,派他课,他不干。这样,章就到芜湖省立第二农校任教。一九二〇年,在张和声任校长时,他来四师任教,后当校长。从武昌聘辉代英来四师任教务主任,当时就是章伯钧聘请来的。

  恽代英是在一九二〇年冬季到四师的(肖楚女是第二年春天来的)。他给我们的印象很深刻,在学生中很有威信。对当时思想解放的启蒙运动很有贡献。他是一位很好的演说家、鼓动家。他的讲课、讲演,生动活泼,对群众心理、思想活动掌握得很清楚,因而很吸引人。我记得,在上国文课时,他自己作了若干短篇文章,散发给同学,如“我的恋爱观”、“我的生死观”等等,事先对我们作一些启发性的引导,叫我们思考、帮助我们树立新的人生观。在课内外,他常常给我们讲一些列宁和俄国十月革命的故事。他在四师任教期间,我们还知道他经常给《少年中国》月刊写文章。他生活艰苦朴素,写信一般都用明信片,每次都写得密密麻麻,除了姓名地址外,几乎没有空的地方。

  一九二一年寒假,芜湖赭山省立第五中学,还有第二农校来请他去讲演,我记得是由芜湖五中学生祖晨(又名祖茂林,宣城人)来接他去的。这年寒假期间,恽代英找了一些学生同他去游黄山,那次是冒雨冒雪去的。一路上考察农村的情况。这是我听陪同他的同学说的。去过黄山后,他回湖北一趟。

  一九二一年春,在宁国府属六县学生联合会成立大会上,各县代表要他作讲演,他作了讲演,号召青年要努力学习,说如果你们不好好学习,思想就不能进步,还未到三、四十岁,就象个老头子那样,老态龙钟,那就该死。地方上豪劣绅借此歪曲,向教育厅控告说:恽代英说人到四十就该杀死。可见当时新旧势力斗争之激烈。

  我被学校当局开除,是在恽代英离开四师以后的事。

(徐则浩整理,记录稿经何老审改过)

最后编辑:2022年04月19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