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陈忠贞、吴之信整理

  为推翻清廷而奔波

  朱蕴山同志,一八八七年生于六安县嵩嶚岩(现嵩嶚岩公社)。青年时代便离开家乡,出外求学。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到处千疮百孔。帝国主义的入侵、封建统治者的卖国,造成中华民族的政治、经济、文化十分落后,青年的朱蕴山,为了振兴中华,开始参加光复会,进行反清活动。斗争中,他非常勇敢,置生死于度外。他参与徐锡麟刺杀安徽巡抚恩铭,被捕后,被带到刑场陪斩,面无惧色,大义凛然,准备为救国救民而献身。随后,他加入了同盟会,参加辛亥革命,为推翻清廷,建立民国,作出了重要贡献。

  帝国主义支持袁世凯绞杀了辛亥革命,朱蕴山义愤填膺,奋起投入讨袁运动和反对北洋军阀的斗争。一九一六年,朱蕴山与六安同乡刘希平,霍山的沈子修,舒城的宋竹荪等密谋在安庆起义,不料事泄。安徽军阀倪嗣冲令警务处长于端阳节前一天下午,将朱蕴山等逮捕,沈子修等逃亡上海。这次斗争虽然失败,但民主共和的浪潮不断兴起,袁世凯做了八十三天皇帝,终于在全国人民的声讨中下台,忧愤成疾而死。这时孙中山通电全国,要求释放政治犯,朱蕴山才获得自由。袁世凯死后,黎元洪继任总统,但北京政府的实权却操在段祺瑞的手里。北洋军阀内乱不断,张勋又乘机复辟。倪嗣冲利用手中的军权,对安徽人民实行血腥统治。朱蕴山为了推动反倪斗争,于一九一七年六月初,与刘希平同赴上海活动,并写了《燃犀录》,控诉倪嗣冲祸皖的罪行,呼吁在京、津、沪的同乡会一致起来,救乡救皖。是年八月,朱蕴山转赴北京,与在京的陈独秀和寿县籍的议员常恒芳等人共商反倪之事。十月,朱蕴山又到山东,与鲁北平原混成旅胡翊宇和济南第一混成旅张克瑶交换了反对安武军、迎接孙中山北伐的意见。

  为青年觉醒而办学

  朱蕴山在斗争中认识到,要振兴中华,就必须提倡科学与民主,提高国民觉悟。要提高国民觉悟,必须首先从青年教育入手。

  一九一五年十一月,朱蕴山和刘希平从芜湖到安庆,会见法专校长光明甫(光异)等人,共商办学之事,决定由朱蕴山回六安,创办省立第三甲种农业学校(以下简称“三农”),以此为阵地开展新文化运动。一九一八年九月,朱蕴山回到六安,并亲赴六区金家寨,请皖西教育界进步人士桂月峰共同筹建“三农”,桂月峰欣然同意。朱蕴山十分高兴,赋诗一首《喜见老友桂月峰》赠之,诗曰:“五年不见鬓先斑,忧国情怀火一团。闭户但闻勤课读,出门从不礼衙官。家贫心苦能长乐,道梗时危岂畏难。淮水皖山荆棘满,愿君长此种芝兰。”表现了他们忧国忧民,进行教育革命的决心。两人来到六安后,多方活动,得到各界人士的支持,捐出五千元为开办费,借北街赓飏书院旧址为校址,于当年冬筹备就绪,次年春正式开学。为团结友邻县共同办好学校,公推时任芜湖“二农”校长的霍山籍沈子修出任“三农”校长,桂月峰任学监,朱蕴山任文牍兼修身教员,聘请进步知识分子钱杏邨(阿英)任国文教员,晏从白任数学教员,苏章之任英文教员,沈子臣任体育教员,李晴峰任事务主任兼教员。他们在治学上,废除一切封建的陈规陋习,成立学生会,参与决定学校大事,实行师生平等,校长、教员以身作则,不用雇员,外出不坐轿子,自背行李,与学生同桌共餐,一起过简朴的生活。在教学上,取消尊孔读经,侧重于新思想的传授;不学文言文,教以白话文。在课外活动上,禁止豪门子弟的不轨言行。

  来自皖西和豫鄂边的“三农”学生,在新文化的学习和反帝反封建斗争中,逐步觉醒,涌现出一批优秀分子,其中不少同志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了皖西工农红军和革命根据地的创始人。据不完全的记载,三农师生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和共产主义事业而英勇献身的就有数十人之多。

  为反帝反封建而呐喊

  一九一九年,北京爆发了“五四”爱国运动。运动一爆发,朱蕴山就积极支持,迅速投入安徽响应“五四”运动的战斗。他和沈子修、桂月峰等帮助“三农”学生联合城关部分高小师生,走上街头,游行示威,领导学生开展抵制日货的斗争。组织了日货纠察队,到各商户检查登记,宣传买卖国货为荣,买卖日货为耻。

  五四运动以后,朱蕴山以在京、沪读书的皖籍进步青年为桥梁,不断把革命书刊传到皖西。他自己在“三农”和一些最接近的学生,经常在一起阅读《马克思资本论入门》、《新青年》、《每周评论》等书刊。他支持钱杏邨在课堂上向学生讲授苏联十月革命,介绍列宁、高尔基、陈独秀、李大钊、鲁迅等人物和文章,传播马克思主义。

  一九二一年秋,二届省议会届期已满,理应进行三届议员选举,军阀倪道烺为把议会变成自己的御用工具,从省里拿出三百万元进行贿选,令其走狗集团——公益维持会派爪牙到全省各地,贿买选票,指定人选,公开舞弊,甚至把死了多年的人的名字也写进花名册,丑闻百出,全省人民无不切齿痛恨。

  面对军阀横行,践踏民主,朱蕴山挺身而出,起程赴省,与省教育界及社会进步人士光明甫、李光炯、刘希平、沈子修、宋竹荪等共商,创办《评议报》,作为反对贿选、驱除倪、马分子的宣传工具。推选宋竹荪为经理,朱蕴山为主笔,评论安徽政弊,揭露选举丑闻。同时支持“三农”学生公开揭露贿选内幕。还利用合法手段选出代表,公开向北洋军阀政府控诉倪、马非法贿选议员的罪状。

  这时,全省已有四十多个县的学生和进步人士先后上诉了贿选案件。按省议员选举法中关于“省议员的选举,一县无效就全省无效”的规定,三届省贿选早该推翻,但倪、马还是强令召开贿选出来的三届省会议。这时倪、马的亲信马仲武等人觉得自己又已得势,更加趾高气扬。学生代表想找他谈谈,他根本不理。朱蕴山等十余人,对其蛮横态度气愤不已,作为学生代表,跑到马仲武家里,彼此见面没说二话,便唾了马仲武一脸唾沫。马仲武不敢对抗,说:“吐得好,吐得好!”接着,朱蕴山等又把马拖到街上游街,打下了他的嚣张气焰。省长聂宪藩慑于人民的威力,又不敢妄行,被迫辞职。最后,各界人民终于迫使新任省长许世英宣布三届省议员选举全部无效。这一斗争取得了完全的胜利。在中国历史上也是一大创举。

  为国共合作而斗争

  一九二一年七月,中国共产党的诞生,使朱蕴山受到极大鼓舞,他看到了中国真正希望的所在。他认真学习和研究党中央的机关报《响导》周报,对中共的最高纲领,表示由衷地敬佩和赞同。

  一九二二年八月,朱蕴山在上海晋谒伟大的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参与酝酿国民党的改组计划。

  一九二三年六月,中共三大召开,着重讨论了和国民党建立民族统一战线的问题。一九二四年一月,中国共产党帮助孙中山,在广州召开了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大会决定与共产党合作,接受共产党反帝反封建的主张,决定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大会还通过了共产党员、社会主义青年团员可以以个人资格参加国民党的决议。从此,朱蕴山同志始终坚持孙中山先生革命的三大政策,真诚地与共产党合作,并在革命活动中,与破坏国共合作的右派势力展开坚决斗争。

  一九二六年元月,朱蕴山以国民党左派的身份,出席了国民党二大。会议结束时,经朱蕴山等提名推荐并得到中共华南局负责人陈延年、谭平山的支持,国民党中央发表了光明甫、周松圃、朱蕴山、沈子修、常藩侯、史恕卿、黄梦飞、薛卓汉、周范文九人为国民党安微省临时党部执行委员。朱蕴山随即返皖,经过一番筹备,在安庆正式成立国民党临时省党部(一说是筹备委员会)。

  一九二六年秋,为避免军阀迫害,安徽省党部曾迁往上海旧法租界马浪路景益里,不久转移武汉,在联堡里设办事处。一九二七年三月上旬,省党部又由武汉迁回安庆,并发出通知,决定召开全省代表会。这个时期,在朱蕴山的支持下,皖西各县国民党县党部在一九二六年初至一九二七年春相继成立。一部分共产党员、青年团员在国民党县党部开展革命工作,他们团结国民党左派,打击右派势力,推动了革命运动的蓬勃发展,同时也使中国共产党的队伍在斗争中不断壮大起来。

  一九二六年七月,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推动下,国民革命军正式出师北伐。朱蕴山以一个坚强的革命战士,投身这场伟大的革命战争,并作出自己的贡献。北伐军分三路进军,取得节节胜利。安徽军阀陈调元看到北伐军渐渐逼近,加紧镇压革命力量。这时,国民党皖省党部被迫迁到上海,朱蕴山等在上海,以皖省党部名义发电国民党政府,保常藩侯为安徽宣慰使以策动军事反正,迎接国民革命军入皖。常藩侯就职后,与省党部共同决定,派员返回安徽组织地方武装,策动各地军阀军反正。朱蕴山、沈子修也来六霍一带进行策反工作,因事泄未成。陈调元迫于形势,向北伐军投降。经过共产党和国民党的共同努力,一九二七年初,安徽地方武装统一组成为国民革命军第三十三军,公推中央执委柏烈武任军长,常藩候任政治部主任。六安亦成立了三十三军独立第二团,由朱蕴山之弟朱衡山任团长。北伐军所到之处,得到人民群众的热烈欢迎和广泛的支援。

  就在革命形势迅猛发展之时,国民党右派蒋介石开始和帝国主义相勾结,公开叛变革命。一九二七年三月二十三日,蒋介石在安庆指使青红帮党羽及流氓,捣毁了国民党安徽省党部、省工会筹备处、省农会筹备处等革命机关团体,接着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在全国范围内杀害共产党员和革命人民。朱蕴山的好友,共产党员陈延年同志在这时英勇地牺牲了。蒋介石的倒行逆施,公开背叛革命的三大政策,背叛革命的行径,引起朱蕴山的无比愤慨。他通电反蒋,被国民党开除了党籍,并受到反动派的通缉。不久宁汉合流,汪精卫在武汉发动了“七・一五”反革命政变,对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实行更大规模的屠杀,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遭到失败。这期间,朱蕴山曾不顾个人生命危险,掩护过不少共产党员和革命人士。他看到了英勇的中国共产党人“没有被吓倒、被征服、被杀绝。他们从地上爬起来,揩干净身上的血迹,掩埋好同伴的尸首,他们又继续战斗了”(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1036页),受到很大的感奋。在共产党员的引导下,他毅然来到江西南昌,参加了震撼世界的“八一南昌起义”,被选为革命委员会委员,参与起义的领导工作。接着,党的“八七会议”召开,确定了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朱蕴山坚定地认识到,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够代表无产阶级和人民大众,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够领导中国人民英勇奋斗,推翻旧中国,建立新中国。国民党只有始终不渝地与中国共产党合作,才是唯一的出路。于是,他又来到上海,继续进行反蒋活动,积极支持中国共产党开辟鄂、豫、皖苏区。

  朱蕴山同志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期间,以及建国以后,长期同中国共产党真诚合作,在开展反蒋活动,组织和推动抗日,支援坚持大江南北的新四军和积极开展民主活动,组建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等方面,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工作,在推翻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反动统治,建立新中国的伟大斗争以及建国以后的社会主义建设中作出了重要贡献。

最后编辑:2022年04月28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发表评论